什邡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一根香蕉的农村金融救赎心疼我的阿爸

发布时间:2019-09-14 10:13:40 编辑:笔名

我叫阿蕉,是一根香蕉,或者说,长大后我就成了香蕉。

我是一代苗,就是第一次种植的种苗。我阿爸,一个憨厚的果农,买了13万株一代苗,决定大种一场。

阿爸租了一些地

,加上自家的共1000亩土地来种香蕉,每一亩土地要种130株蕉苗。为了让我们从一颗苗变成一根健康香甜的香蕉,每一株苗,阿爸的种植成本至少要100块,包括给我们施的化肥、喷洒的农药、套在苗杆外面的套袋等常规农资投入;但这仅仅是单株苗种植环节的农资成本,还不包括土地(地租、铺路、工房)、基建(喷灌/滴灌、蕉轨)等设备投入,光这块每亩地的成本至少要5000元。

而上面说的这两快,还不包括人工、水电等开销。阿爸算了一笔账,1000亩土地的13万株蕉苗顺利采收,全部投入要450~500万。

阿爸大半辈子积攒的钱,拿来租一年地后,剩下的50多万拿来买13万株蕉苗,和少量农药化肥。我们的生长周期分为四段:生长期(0~3月)、孕蕾期(4~6月)、抽蕾期(7~9月)和采收期(10~11月),每一段农资的投入不一样。阿爸的钱只够覆盖我们的生长期,这一期我们每株所需的少量农药化肥大概4元。

那剩下的怎么办?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阿爸要去借。最主要问谁借?

当然是具有国家信用的银行。但是农民伯伯都知道,虽然我国一堆农商行和农信社很贴心,但其实给单个农户放款的额度(几万~十万)和放款的速度(大半个月),很多时候不能满足农户需求;而且银行要林权证和房产证做抵押,至少我阿爸,他是不愿意的。现在也有很多村镇银行在推“质押物创新”,看到农户的厂房经营得比较好就放款,但问题是,很多农民伯伯其实还没有走到开设现代化厂房的那一步,他们有的,就是一片土。

也有一些股份行瞄准了我阿爸这一部分人群,在村子里设了以POS机、小额支付终端等机具为载体的助农服务点(比如某行的助农e站),但是发放的现金贷也没有太多,还必须阿爸在该行开户,撑死十来万的贷款,对我阿爸来说也真的不够。

我阿爸的资金缺口,不是十来万几十万的事情,是至少400万的事情。你肯定会说,现在不是有很多互联金融都说自己在做农村金融嘛,蚂蚁金服、京东金融、上央视打广告的翼龙贷什么的,可以找他们啊。

是,所以我阿爸也去咨询了:这几家最主要的产品都是现金贷。他们把自己的获客以及风控渠道下沉,设立类似“村淘合伙人”、加盟商之类的联络载体,负责搜集农户的资金需求,并对农户进行实地尽职调查,上报其收入状况、家庭状况,以及生产经营状况,负债状况等信。这样的模式其实就是“熟人模式”,偌大的农村金融市场缺乏征信数据,依靠“熟人”,这些互联金融平台可以交叉检验客户的征信情况,再来提供经营性贷款等金融服务。

但是,先不说这些现金贷的额度同样比较小额,上述几家大的电商巨头推的农村金融,目前真正将金融服务推倒村子里的,都是跟着自己平台上的客群聚集在哪有关。比如他们目前覆盖得比较好的一些村镇,其实也是电商贸易铺设的村镇,一些更为偏远的农植物种栽区,这些平台其实很难觅踪迹。说白了,他们的“农村金融”,更多是“农产品进城卖”+“通过电商渠道放贷”。

还是不能解决我阿爸的需求。眼看我们孕蕾期和抽蕾期马上就要来,这半年,我们要对抗蕉脉蚜、香蕉象甲、香蕉卷叶虫等一大堆虫害,阿爸要帮我们喷洒农药;同时,为了防风,阿爸还要加固我们的径叶,稳固蕉轨。因为上一次,阿爸种的香蕉姐姐们,就因为风太大,全折断了。

阿爸后来找到了一种全新的借钱模式——受托支付。一家叫农金圈的互金平台,是阿爸经常买农药制剂和肥料的经销站介绍的。经销商们说,如果农户需要用钱买肥料,那么不如问这家公司借,这家公司在确定你的资金用途确实无误后,就会把钱直接打给卖农药和化肥的经销商,而经销商收到钱后,就直接把化肥和农药给你。

不得不说现在搞农村金融的叔叔阿姨好聪明,他们通过阿爸要买的是什么化肥、什么农药,来判断我们这批香蕉什么时候熟,什么时候阿爸把我们卖掉能还钱,来确定阿爸的资金成本和借款风险。

总之,阿爸碰不到钱,但是拿到了他需要给我们用的农药和化肥;经销商不用等阿爸把我们卖了以后再回款,可以马上拿到钱。当然,阿爸要付出代价——他要把对自家农地,或者已经付完租金的农地的经营权抵押给这家公司。

就这样,阿爸拿到了我们生长关键期(孕蕾期和抽蕾期)所需的农资约240万(我们每一株大概要花18块钱)。等我们进入了9~11月的采收期后,除了化肥,阿爸还要在我们每一株杆上面套个套袋,防止虫害(黑星病、花蓟马)和调节自身温度。这个时候,我们每一株要花费阿爸4块钱。当然,这一笔50多万的钱,阿爸也是用同样方式找上面那家公司借了钱。

农村金融真的不好做,有太多像我阿爸这样的农民,从银行贷不了太多的款,也从未接触什么互联。他们就是跟土地、化肥、农药和我们打交道。所以,农村金融不仅仅需要熟人征信,真的需要想象力,要找到那个痛点,逐一攻破——比如,通过需求场景来倒推资金需求,事后说来简单,但就是需要想象力。农村金融绝不仅仅是呼喊两句,找几个会上的农户放几笔现金贷款而已。当然阿爸说这两年好多人都注意到了阿爸这个群体,他认为以后借钱会越来越容易。

砍蕉的那一天我看到阿爸很开心,一亩七千斤,都是像我一样漂亮健康的香蕉,阿爸很快可以把本息还上,还可以赚上一笔。阿爸说,我们收成好,他的儿子就可以有更多钱娶老婆。

我们这一批蕉,通过经销商卖给了都乐。都乐帮我们每个人都穿上了印着它们公司logo的洋外衣,本来我就像ABC(黄皮肤白人心),这会更像了。但我想说,我是地地道道中国蕉,我来自云南。

很快,我就会被都乐分发到等零售上渠道,定价两块钱一条。阿爸要是知道他种的一根香蕉就可以卖这么贵,即使他赚的不多,他也会很欣慰吧。说不定,很快我就会跟你见面哦,我叫阿蕉,一根背后要好多机构花心思支持农村金融,才能跟你见面的香蕉。

长春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盘锦治疗前列腺脓肿医院
济宁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宜宾治疗阴茎异常勃起方法
河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