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邡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独步 第569章 快走,快走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8:15 编辑:笔名

独步 第569章 快走,快走

皓月千里,浮光跃金!

步铮还走在剑王府的小径之上,听到了一声声琴音从里面传了过来,琴音之中带有无尽的忧伤与痛苦,真可谓是听者流泪。

“这是文君的琴音,她本来是一个比剑王更有天赋的剑道天才,但却因为这个病,这两百年来变成了一个无所不精的才女。”楼老师的话,更是让本来已经有点悲凉的气氛,变得更加的悲凉。

“……”

步铮不准备说话,他不想听到什么更有天赋,他只想安安静静地诊疗,能治好就治好走人,不能治好更加要赶紧走人了。

知道的越多,这不一定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啊,自己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可以。

很快,步铮就随着楼老师走进一个幽静的小院,这是在一片竹林之中的院子,而这个竹林还不是普通的竹子,似乎是一种很稀有的紫灵竹。

这种紫灵竹有着一种很有意思的作用,那就是吸收灵气,如果用阵法去排列,那更是弄制造出一个永远流动着灵气的阵法区域。

而这个小院明显有这样的阵法,这样要对于养病的人十分有利,试想一下,一个剑王要建立这样的东西,那是相当容易的事情。

在进入这个院子之后,步铮也能立刻感觉到里面的灵气,这种灵气和东越神洲的所说那种灵气不一样,这种灵气是滋养人的一种东西,是不会被武者修炼而吸收走,准确的来说,是被吸收走一些。

“菲菲姐,你怎么现在来看我?”

当楼老师进去之后,那个刚刚还在弹琴的白衣女子停了下来。起身转过来之后,就立刻与步铮身边的楼老师打招呼,并且还看了步铮一眼,眼中似乎也表露出一丝好奇。

菲菲就是楼老师的名字,楼云菲就是她的全名。

“文君,你还没有睡啊

。”楼云菲笑着问道。

“没有。刚刚父亲给我运气镇压我的痛苦,现在所需要的时间越来越多了,我看过不了多久,这种痛苦将镇压不住。”白衣女子摇摇头,笑着说道。

剑王是两百多年没有效果,但他的女儿,眼前的这位白衣女子却很爱笑,因为她觉得笑可以让自己忘记了痛苦。

实际上,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无论笑还是不笑,痛苦都不会理她而去,不过,这样倒是可以保持着她的心情。

同时也让步铮这个陌生人看不出她有什么病痛的样子,好像和正常人没有多大的区别,甚至觉得她是一个很快乐的女子,绝对想不到,她是受了两百多年病魔痛苦的人。

“菲菲姐。你来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白衣女子看着楼云菲问道。

楼云菲点点头,说道:“嗯。我给你找了一个医道高手,他或许能帮你也说不定,他叫步铮,就是我身边这个小子,步铮,燕文君……”

楼云菲为步铮两人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虽然只是名字,但也差不多了。

“燕姑娘,能不能让我把把脉!”步铮行礼之后,就立刻准备展开诊断,他想要快点结束。好早点回去,最重要是不要被人暴露了身份。

“好……”

燕文君轻轻地应答着,然后展开她如玉一般的手,放在步铮的面前,动作很是轻柔,而美丽的脸庞,加上如玉一般的肌肤,看起来十分的有吸引力。

对于这样的诱惑,步铮有点小小的心动,但想想对方已经几百岁的人,顿时将这种心动去掉,这要是被在场的两个女子知道的话,一定会咬死步铮。

就算自己有个几百岁了,但在这个天下,还算是很年轻的,再说了,武者根本就是小小少女的年纪,大家看的就是境界而已。

她们又怎么会知道,步铮所处的地方,很讲究这个,当时和慕容情她们想见的时候,相差个位数都很建议,跟不要说这已经差了三位数的年纪了。

不过,要是说楼云菲保持着少女一样的身体,这不难理解,但为什么燕文君可以呢?她不是都没有了功力吗?

这一点,步铮很快就得出了答案,他查看了一下燕文君的体内,知道她修炼的真元都还在,只是无法被她所使用,这些真元依然可以让她保持着青春常驻的体质。

同时,还有一股强大的真元在滋养着她的身体各处,这似乎就是剑王的真元!

单单只是这股为燕文君治疗的真元,步铮就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无力,就好像一个站在一座大山面前,那是多么渺小的感觉。

步铮现在更是觉得,也许剑王一个眼神,还真的能杀了自己,嗯,以后要更加小心一点!!躲避剑王的眼神!!!

“身体没事,真元也在,都表示没事了,为什么会有问题呢?”步铮检查了一遍,都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这就奇怪了,怎么会没有问题呢?

而事实上,现在这么多的医师为她看过,都看不出有什么病,可是燕文君就是无法使用任何的武功,并且每天都会发作痛不欲生的那种病痛。

“燕姑娘,你能不能描写一下你的症状?”步铮继续问道,可能是自己的查看有点疏忽。

“症状?”燕文君有些不解地问道。

“就是你痛苦时候的情况!”步铮直接说道。

“那种痛苦,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明,先是这个部位开始隐隐作痛,然后……”燕文君开始仔细的细说她的情况,并将部位指给了步铮,而就算她不主动细说,也会被步铮问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步铮在停了下来,思考了一会,然后继续查看那了燕文君的情况。

“那个……”步铮沉默了一会,脸色闪过一丝变化,然后对着燕文君说道:“不好意思,请恕在下才疏学浅,你的病我看不出来。”

“你也看不出来吗?”楼云菲有些失望地说道,而燕文君则是没有变化,只是微微一笑。

“是啊,这世间有太多太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关于燕姑娘的事情,我还不知道。”步铮有些无奈地说道。

“虽然是这样,但还是要谢谢你。”燕文君接话道。

“不客气,那我就回去了,楼老师你送我回去吧,我不认识路。”步铮有点弱弱地说道,仿佛真的不认识路,有点不好意思的感觉。

楼云菲犹豫了一下,她本来想要和燕文君好好说一下话,但想想这个时候也晚了一些,加上步铮是她带过来的,她有送他回去,因此,她也就和燕文君告别了。

“快走,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步铮这个时候突然拉着楼老师的手,慢慢向前走,为什么要慢,和他口中的快走有些不同。

这个很简单,快走并不是说要快步走,而是用能允许的最快的速度前进,没错,能允许的,这一点很重要,如果走太快的话,那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为什么?”楼云菲对于步铮的话有点不解。

“你这个病人的事情很麻烦,最麻烦的是,我们不该这个时候来,要是早几天的话也没有问题。”步铮一边说着,一边低头向前,而他说话已经用传音入密的方式,自然的,楼云菲也是一样。

“你的意思是,你知道文君身上的情况?”楼云菲有些不解地问道。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们现在很麻烦,因为……”步铮说到这里的时候,就没有再说话了。

“??”

为什么不说话了?楼云菲有些疑惑,但很快,她就明白了,为什么步铮不说话了。

“两位,何必急着走呢?”

一个黑衣人出现在步铮两人的面前,而虽然说他是穿着黑衣,一副夜行的装备,但没有蒙住脸,可以让人清楚的看到他是什么人。

这让步铮觉得很麻烦,如果对方连脸都不遮挡一下,那一般只有是他们不介意,而不介意的可能性,一般只有两个,要么对方已经准备杀了他们,要么就是被知道也无所谓,自己根本反抗不起。

无论是哪一点来说也好,步铮都是处于弱势的情况!!

而在这个,楼云菲很聪明的认出了对方――

“燕若海!”

“……”步铮有点无语,这个时候,你就别来认出人家了,除非你有着把握可以逃走,可以和对方平等。

“哈哈,不错啊,我已经两百多年没有重现这个国家,竟然还有人认出我来。”燕若海笑着说道。

在这个时候,他看向了步铮的身后,说道:“弟弟,看到大哥出现,是不是觉得很意外啊?”

在这个时候,在步铮身后呃人就是剑王!!

“的确很意外,你既然出现了,那就让我问问你,你当初给文君下了什么样的毒,让她痛苦这么久,文君也是你的侄女,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剑王看向那燕若海,也就是他的亲生大哥。

这个一看就是一场十分复杂的家庭伦理故事,步铮现在只是感叹,为什么这样的大戏要在自己的面前上演呢,为什么啊!!

不管怎么说也好,既然在自己面前上演了,那今天只能祈祷剑王大人能赢,不然,自己的下场一定不会很好!(未完待续

揭阳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天津治疗卵巢炎医院
白银治疗男科医院
揭阳牛皮癣
天津治疗盆腔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