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邡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血火天衣 第029章 舞台再临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8:10 编辑:笔名

血火天衣 第029章 舞台再临

常烈……或者说曾经是常烈的那个人形生物已经从高热的爆炸中心走出了坑洞,警惕地打量着已经远离的仇无衣。

“唔……”

范铃雨忽然双手捂住了嘴,腹中一阵翻江倒海的闹腾。

怪物的外形和人类并无太多区别,同样的四肢五官,没有生出三头六臂。它没有皮肤,全身的肌肉纹理都显露在外,却看不到血管,本应是血管的地方充溢着一种和岩浆一模一样的灼热物质,不断冒着滚烫的白烟。

它的五官和人类的差异较大,鼻孔只有两个血红色的空洞,眼睛却异乎寻常地巨大,没有眼眶,只有两个直接镶嵌在脸上的眼球,大嘴之中只有尖利的犬齿,口中探出了长长的舌头。

这个模样无疑是令人作呕的,难怪范铃雨光是看上一眼就觉得想吐。

仇无衣第一眼就看出怪物虽然具有人形,肌肉结构却大为相异,无论是肌肉的含量还是筋骨形状都远胜于寻常的人类武者,但全身燃烧的模样显然是血灭的特征,从未听闻血灭之后的人还能复生。

“吼!”

怪物很快就把这两个人当做了敌人,没有原因,只是认定他们对自己有着威胁。

“能行吗?”

从怪物的吼叫声中察觉出一丝不妙,仇无衣立刻伸手抓住了范铃雨不停颤抖的肩膀,万一事情不妙,立刻撤退也是一个选择。

“别……别小看我!只不过是一只怪物,又没有天衣,我只是……只是讨厌它的模样而已!”

范铃雨用力挣开了仇无衣的手,摆出了迎战的姿势。

“我先试探一下,你抓紧机会把它干掉,没问题吧?”

仇无衣拢起身上的披风,把它像围巾一样缠绕起来,轻轻合上了双眼,郑重其事地说道。

“明白。”

一直好强的范铃雨这次却听话地答应了,怪物的外形给她带来的冲击还没缓过来。

“准备好……”

仇无衣的双眼骤然张开,双手之中的战斧迎向即将出生的朝阳,天边泛白,日出即将来临,而他,现在的仇无衣,却将自己投入了心中的黑暗,悄无声息地翘起了嘴角。

紧咬的牙齿之间流出的除了杀意与冷意之外,还有无穷尽的愤怒,愤怒的对象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即使千钧一发之间抢救出了范铃雨,但如果那时候自己慢了一步又会如何?还不是自己由于过于轻松的战斗而且忘记了警戒,如果真的出现了无法挽回的事情,那么现在的自己又将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今后,绝对不能让这样的危险再次发生。

“嗷!”

察觉到仇无衣的杀意逼来,怪物长啸一声,四肢着地,野兽般地扑了过来。

“来得好!”

劈开空气的黑影仿佛也在咆哮,将仇无衣的身影盖过,大地上涌起了汹涌的风沙。

范铃雨用力咬了咬牙,压住心中无法驱赶的厌恶感,随着仇无衣的身影而去。

怪物的双手在自足狂奔之中一点点膨胀起来,从肌肉的缝隙中钻出一根根尖利的长针,瞬息之间布满了后背,使他本来就足够健壮的身躯变得更加夸张。

“绝兵?锐弦?糸枪骤雨!”

仇无衣不知道怪物将发出什么样的攻击,所以没有使用威力更大的战斧碎千山,而是将碎千山往天上一抛,在空中将左右双手的无名指接连弹去,直线形状的锐弦接二连三地插向怪物现身的位置。

怪物的身法异乎寻常的灵活,肉眼只能看到一条条银光的锐弦总是落后它一截距离,没有一条命中。而仇无衣的攻击令怪物彻底暴怒,不顾一切地扑向了天空,一只异变的手爪唰地扫过。

二者之间的距离尚有好几米远,仇无衣却感觉到某种庞大而迅速的力量扑面而来,身体向后一仰,顺手接住落下的碎千山。

在怪物的手爪甩出之时,它的指缝当中流出粘稠的黑色物质,在空气中形成五指的模样抓向仇无衣,却正好擦着他后仰的身体飞过

仇无衣心中顿时骇然,怪物放出的黑色手爪不是什么斗气或能量,而是化为实体的影子。

假如这只怪物有控制影子的能力,那么在这半黑半明的拂晓之中,整个世界到处都是它的攻击范围。

“吼吼!”

好在怪物似乎没有这样的能力,也没有能够想出这种战术的智力,只知道不断挥击出巨大的爪,放出一个个黑影攻击仇无衣。

如此僵持了几招,起初仇无衣完全不敢靠近,生怕自己的影子成为它的武器,然而躲开几次攻击之后,怪物的攻击方式始终没有变化。

仇无衣开始觉得自己没必要这么谨慎,再度躲开一个黑影之后,脚下风沙顿起,大步踏向空中转成了反击。

怪物见仇无衣又开始靠近自己,招招不中使它的凶性大发,伸出双臂,张开血盆大口扑了过来。

徘徊在战圈周围的范铃雨仿佛看到了一个机会,乘着怪物没有把自己当成目标的机会悄悄靠近,如果是武者对决,她也许还会犹豫,但现在的敌人已经是魔兽一样的东西,她也不介意出招偷袭。

一直打得非常小心的仇无衣突然变得大胆之极,从正面抡起了战斧,沿着怪物冲来的路线直线劈落,眼珠却突然向着接近的范铃雨一瞄。

这种战法不可能奏效,怪物的进攻速度本来就迅猛轻捷,与那一身肌肉发达的躯体截然相反。单纯的一击毫无悬念地落空了,斧刃插入了地面数寸,而怪物却从插在地上的碎千山上空张牙舞爪地冲下。

“看招!”

仇无衣的双手根本没有握在斧柄之上,那猛烈的一击其实是将碎千山直接甩出,超大的斧刃劈下来的时候足以完全挡住那一刻手的动作。

而怪物却还以为仇无衣仍然握着战斧,落点稍稍有了偏差。

一根银色的长弦形成了套索的模样,缠住了怪物伸出的手臂。

怪物不停转动的大眼贴近了看更是骇人,他没有挣脱手臂的束缚,而是选择向仇无衣张开了嘴,短粗的脖子向前一伸,竟延长了一倍有余,满是犬齿的大口一咬而下。

“咔!”

另一边,仇无衣的反应比怪物咬来的动作还要迅速,两手放出的重弦一圈圈地飞出,将那两条生满长针的手臂缠得结结实实,就像罩上了一件银色套袖。

一击不中的怪物刚想用手爪攻击,却才发现自己的双臂已经在束缚之中,顿时勃然大怒,想挣脱手臂上的重弦。

仇无衣此时却反而向前踏出了一步,按住怪物挣扎不已的手臂,向着它的头顶翻了过去。

就在仇无衣翻到怪物头顶的瞬间,恐怖的咆哮声暴起,缠绕在怪物手臂之上的重弦全部断裂,挣开捆绑的两只手臂也在这一刻挣向身体两侧,露出了胸膛。

地面,小小地震动了一下。

趁机落在怪物身前的范铃雨将握着的右拳移向腰间,左手在面前画出了一个完整的圆形,这一系列动作本是极迅速的,但比起仇无衣灵巧翻身的动作就慢得如同一格格地放映出来。

“破!”

范铃雨的娇叱之声随着从圆形的轨迹当中推出的手掌一齐轰在怪物的胸口,仇无衣收回断了大半的弦,在怪物飞出之前的瞬间借力上弹,稳稳地落在范铃雨身后。

被踩得乱七八糟的雪地上赫然出现一条深深的沟壑,那是怪物飞出去的轨迹。

这一掌,范铃雨没有留手,结结实实地将怪物轰出天远。

“去看看,小心点。”

仇无衣立刻提醒范铃雨不要大意,自己先沿着地上的沟壑冲了过去,怪物的落点可以看的清清楚楚,也能看到那一滩血泊。

胸口被炸出一个透明空洞的怪物一动不动地倒在地上,没有眼皮的双眼无法判断是死是活。

“我……杀了它吗?”

范铃雨的心忽然又有些沉重,闭上大嘴,脸上没有杀气的怪物虽然外形依然可怖,却变得与人类更加接近。

感觉不到怪物还有呼吸,仇无衣没有阻止范铃雨接近怪物的尸体。

怪物体内的血已经几近干涸,伤口由湿润变得粘稠,范铃雨心中的沉重有一部分变成了恐惧。

这只怪物曾经是一个人,尽管是个恶人。

燃起的战意冷却之后,亲手杀人的不适感令她的双拳一时之间难以握住,提不起半点力气。

“埋掉吧。”

范铃雨沉郁地转过身,想要借着远离来静一静心。

怪物凸起的大眼却突然转了转,从血泊中嗖地一声跳了起来,拖着破败不堪的残躯,向范铃雨的背后伸出长爪。

“它还活着!”

仇无衣大叫一声,冲了出去。

范铃雨感到了脑后骤现的杀气,转身就要出拳,大大的眼睛却在看到怪物的时候冻结了,即将挥出的拳头也停在了半空。

怪物的脸已经有一半恢复成了常烈原来的模样,满面鲜血,像是刚从地狱爬出。

杀了人的恐惧再度支配了范铃雨的全身,眼睁睁地看着尖利的手爪马上就要穿透自己,却无法动弹。

“哧!”

劈开骨肉的声音让范铃雨的娇躯一冷,恍然惊醒,看到的却是一柄战斧陷入怪物头颅的情形。

头被劈开的怪物这次真的断了气,插着战斧向后倒去,响起哐的一声。

然而接来所看到的情形却令她不顾一切地惊叫起来。

仇无衣的身前血如泉涌,自右肩开始,斜贯前胸的深深抓伤赫然刻在他的身体上。

“太好了……你没……事……”

想要伸手拔起战斧,五指却在距离斧柄还有好一段距离的地方抓了抓,什么都抓不到,眼睛当中看到的东西也模糊了

心中不甘地叹了一声,仇无衣再也留不住渐渐远去的意识,面色苍白地扑倒在地。

世界变得一片黑暗,越来越淡的意识之中突然降下了圆形的灯光。

冰冷的雪地变成一条条木板,熟识的幕布,熟识的场所。

舞台之上,仇无衣伏在正中央,恍恍惚惚地张开了眼睛,看到的却是一枚悬浮在空中的面具,面具的双眼当中淌下两缕血泪。

广东好的男科医院
南通好的牛皮癣医院
宁夏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广东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南通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