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邡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风电并难实际是利益问题

发布时间:2019-10-09 17:38:03 编辑:笔名

风电并难实际是利益问题

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琦在近日召开的2012年两岸可再生能源产业合作及交流会议上预计,2012年风电发电量将超过900亿千瓦时,相当于一个中等省份全年社会用电量。这一数据将比去年高出200亿千瓦时。

中电联统计,2011年并风电发电量为732亿千瓦时。200亿千瓦时电量则是一个三四线城市一年用电量,接近内蒙古2011年风电发电量。

我国风电发展思路不断调整,不仅追求装机数量的膨胀,更需注重发电效益提升。如同一个少年,不仅个子长得高,体魄和精神同样需强健。

近日,风电界有两则好消息,一是截至今年6月底,我国并风电达到5258万千瓦,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二是《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提出2015年累计并运行风电1亿千瓦、1900亿千瓦时的发展目标。

在兴奋之余,笔者不防泼一瓢冷水风电并消纳难的痼疾依然存在。如果这一问题不解决,200亿千瓦时的风电增量也无从谈起。当然,各方面都在积极探索解决路径,但我们希望等待的时间不要太长。

众所周知,在风电大跃进的过去五年,无序竞争和盲目扩张并存,场缺乏科学规划和统筹,风电技术标准和管理要求并不严格,企业和地方甚至争抢资源、无序建设。

但说到底就是一个利益问题。资源地区、风电企业、设备制造商、电企业、调峰电站是由风电衍生的一系列利益主体。

风电本身具有随机性、波动性、间歇性特点,对电系统的安全稳定势必产生影响。故而,对电而言,清洁的风电并不友好。解决问题的方案是运用各种储能和补偿方式来平滑风电的波动。抽水蓄能电站、储能电池、火电调峰等一路人马登场,他们是风电的盟友,关键时候常常伸出一把手。

但这些盟友们并不是活雷锋。更为趋利的表现是,一些火电厂设法认定为热电机组,多发电多赚钱,跟调峰说拜拜。因为,在外送通道有限的前提下,吸纳风电必然挤占上火电的运行空间。

问题的关键出来了,调峰能力不足不是技术问题,而是经济利益问题。我们需要建立相应的补偿机制,来统一不同的利益主体。如,完善抽水蓄能电站电价政策,建立抽水蓄能电站合理的投资回收机制。

近日,东北电监局和内蒙古经信委联合下发《蒙东地区风火替代交易暂行办法》。主要思路简单说:风电企业要自掏腰包补偿为它让路的火电,即建立电力替代交易制度。这是很好的尝试,风电和火电之间可以达成利益共识。当然,这个共识达成后,需要风电、火电、电共同协调并消纳。

我们更乐见于国家尽快出台政策,协调内调峰主体利益、明确相应补偿标准。否则,我国风电规模可能一路领先,但品质难以与国际媲美。

全球风能理事会2012年度报告显示,欧盟2020年风电占全社会发电量将达到14%,2050年预计为32%~49%;美国2030年风电将达到20%;德国新出台的可再生能源法案规定2020年达35%,2050年达80%。而目前,我国风电发电量将占全国总发电量的2%。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淡明斌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挂号电话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金铮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下午几点开始挂号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苗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