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邡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轮回飞仙 第七十章 欲战

发布时间:2019-09-26 04:29:27 编辑:笔名

轮回飞仙 第七十章 欲战

小楼渐远,白云垂天,香远清风转回八弯,王天君,花想容之间的私密话自然是难以在莫问面前倾吐的出来,故而莫问唯有讪讪的离开此地。

正退时,却逢见了那个小丫鬟,昨日,便是这个小丫鬟将莫问领到花想容面前的。

这个小丫鬟,也可以说是一个小美人,虽然没有花想容那般的妖娆高贵范,但是也却别有一番小家碧玉的感觉,宛若邻家小妹妹一般,温暖和煦,若第一场春雨,滋润人心。

“轻尘!”这是这个小丫鬟的名字,颇为有一种淡然味道。

“莫公子!”轻尘听了,转身微微一笑,她对莫问没什么观感,但是也不讨厌。只是,因为花想容的缘故,却也对莫问恭敬一点。

“你在做什么?”莫问问道,绕有好奇之意的看了轻尘一眼,只见其手上拿着一把,硕大的剪子,这剪子虽然很大但是却并不重,以金色丝线裹着剪子的把手部,剪子的刃端,却是银色的。

“我在剪枝!”

轻尘拿着金丝银剪,在虚空之中,极为有韵律的剪着,但是在他的面前,分明什么都没有,她剪的根本不是枝而是空气,但是尽管如此,轻尘却十分庄重的剪着,就仿佛她的面前,真的有实物,而非空气一般。

“这算什么?”莫问心中讶异之极,然则随着轻尘不间断的剪着,东西南北上下错落间歇不停,神奇出现了,但只见原本的虚无,一瞬间竟然真的出现了花朵枝干,一朵以灵气而形成的花,无中生有,虽然只持续了一瞬之间而已,但是这一瞬,是无比的震撼。

无中生有,虚空造物,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手段。

“无需惊讶,这花开两朵的术法,粗浅的很,徒有表像而无威力,只是观赏性的而已!”轻尘解释道。

所言不虚,但是对莫问来说依旧震撼,他觉得这种法若是继续延伸的话,将会很可怕。

“嗯?小心!”莫问方欲再度交谈,然而蓦然之间莫问的眉头一皱

轮回飞仙  第七十章 欲战

,他感受到了一股危机的降临,念动身动,莫问整个人向前一扑,拉着轻尘,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继而借力后退,后退的同时,莫问身后长剑一震,擎在手中,往前一斩。

玄奥的小轮回,在这一爆发出威力来,四色光芒循环,化作无匹的转轮,磨灭苍天。

小轮回一出,一道闷哼之声陡然响起,激射起一道雪花来,但只见小轮回落下之处,一名中年男子吐血,眼神冰冷的看着莫问:“小贼,没想到你竟然有这样的本事!这次算你走运,咱们走着瞧!”

“嗖!”话毕,这人的身影陡然之间消失了,便仿如风突然之间消散了一般。

“怎么回事?”轻尘此刻,还在莫问怀里,但是却无害羞之意,沉声问道。

“应当是风痕宗的,针对我的,连累了你,倒是抱歉了!”莫问感到十分歉意的道,之前来人那一招可是将莫问与轻尘全部都算计其中,一个不慎的话,轻尘也会殒命。

轻尘了然的点了点头。

莫问,眼睛微微一眯,渐渐生寒。

风痕宗缕缕如此,却是在玩火。

中午很快过去,下午的第二轮招亲也即将开始,王天君志得意满的出现在莫问的面前,霸气奇绝。

“参见小师叔!”莫问恭敬道。

“无需多礼,我欠你一份人情!”王天君郑重的道。

“你是我师叔,我帮你是应该的!”莫问道。

王天君未曾说话,但是心中早有计较。拍了拍莫问的肩膀,径直离开,前去争斗。

第二轮招亲,只有十九人,其余的都成了看客,莫问作为看客的一员,也在其中。影影绰绰的莫问能够发现几道锐利的目光在盯着自己,莫问知道这是风痕宗的人,但是莫问并不怕,今日他就要寻一寻风痕宗的晦气。

念及此处,莫问以飞仙功独有的气息锁定住了这几名风痕宗弟子,继而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之意来。

第二轮的招亲,此刻正式开始,因为是奇数的原因所以轮空了一人,这人名为萧炼,皇天境后期自动晋级第三轮,运气极好。

第一场比斗就是王天君,他的对手是第一个力胜六杰的认,林统,结局很容易预料,仅仅一招,林统便败于王天君之手,干净利落,王天君甚至都没有出剑。

接着第二场,第三场,第四场,一直到第八场,淘汰了九人剩下了九人,剩下的九人是王天君,李东华,殷白楼,郝大通,王降龙,云起,赵若重,将镜,汪涵胜,已经自动晋级的萧炼共十人。

第二轮战,结束,或许是水准极高的原因,王天君,李东华二人对敌都是一招,极大的缩短了时间,到了最后,更是将莫问所拖沓的时间补了回来,仅用半日时间就完成了第二战。

这九场战斗下来,给了莫问极大的触动,莫问吸取经验,渐觉到达皇天境的时候不远了。

人群渐散,而莫问却并未离去,仰头望天,莫问轻声道:“月亮出来了!”

莫问没有跟随王天君,花想容一道,而是推脱有事,只见莫问折身没入了最近的山林之中,山中林木掩盖,树影稀簌,月影缭乱。

“都出来吧!有什么账,今天就好好算算吧!”站定,莫问淡淡的道,说话间取下来背着的剑,浑身凝练,目光极为冷漠。

这一言,好似一颗石子打入了古井不波的潭,霎时间,潭中绽起了波纹,粼粼发光。

“小贼,你竟然敢独自一人行走,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找死的勇气!”

风狂涌,狂风之中,显人踪,四道风痕宗之人的身影,缓缓的闪现出来,而其中一人正是午时那出手袭杀他却反被他打伤的人,此人面色尚且有些苍白之意,显然伤势未愈,但是却兀自凶狠无比,眼中狠色浓郁,极像是一匹狼要将莫问生吞活剥一般。

“算你跑的快,不然中午的时候,你便已经死了!”莫问淡淡的看着此认,冷冷一笑。随即,略显凝重之色,此三人之修为层层而今,皇天境中期,后期,以及巅峰。

白日之时,莫问自然不敢与之为战,但是这夜晚,莫问有着无尽的自信,皓月当空,我之力无穷。

“我行走北真界只为游历而已,没想到与你风痕宗却结怨,谁对谁错无需纠结,我辈修士,一战则明理!”莫问缓缓拔剑,没有过多的开战之语,长剑斜指,随时可战。

“小贼,你杀我宗天才,杀我宗长老,纵然你是天门之人,今天也得死!”风痕宗之人,目光生寒,冷声言语之中,杀气迸发。

“那,就来吧!”

莫问只是这般,不轻不重的淡淡一语。

宜昌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宜昌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宜昌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宜昌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宜昌治疗宫颈炎方法